主要從事驗證資本、各類(lèi)資產(chǎn)評估、各種類(lèi)型審計、設計會(huì )計制度、工程預(決)算審計;擔任會(huì )計、經(jīng)營(yíng)管理顧問(wèn)、代理記帳、代理納稅、投資項目的可行性論證、財會(huì )人員培訓等多項業(yè)務(wù) 網(wǎng)址:www.dongguanshengke.cn
最高院:破產(chǎn)財產(chǎn)拍賣(mài)不屬于司法拍賣(mài),可約定由買(mǎi)方包稅
來(lái)源:“不良資產(chǎn)頭條”公眾號,不良資產(chǎn)頭條綜合裁判文書(shū)網(wǎng)      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1/7/5 點(diǎn)擊次數:1854
 

2020年10月,國家稅務(wù)總局在“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(huì )議第8471號建議的答復”就不動(dòng)產(chǎn)司法拍賣(mài)稅費承擔問(wèn)題給出了明確的態(tài)度:要求各級法院嚴格落實(shí)司法解釋關(guān)于稅費依法由相應主體承擔的規定,嚴格禁止在拍賣(mài)公告中要求買(mǎi)受人概括承擔全部稅費。


但在2020年11月最高院的一則判例中,最高院認為,拍賣(mài)財產(chǎn)系破產(chǎn)程序中需要依法處分的財產(chǎn),法院是依據債權人請求對外進(jìn)行的委托,不是人民法院強制處分財產(chǎn)的行為,并非司法強制拍賣(mài),可約定一切稅費由買(mǎi)受人承擔。

不良資產(chǎn)頭條此前分析過(guò),最終是否買(mǎi)方包稅,其實(shí)是稅務(wù)局和法院之間的一個(gè)博弈。現在博弈的案例已經(jīng)出來(lái)了。


最新判例:

破產(chǎn)財產(chǎn)拍賣(mài)可約定買(mǎi)方包稅


就在國稅總局給出答復的一個(gè)月后,最高人民法院發(fā)布了一則民事裁定書(shū)。


再審申請人(一審被告、二審上訴人):咸陽(yáng)南洋房地產(chǎn)開(kāi)發(fā)有限公司。


被申請人(一審原告、二審被上訴人):咸陽(yáng)經(jīng)緯紡織機械有限公司。


再審申請人南洋公司因與被申請人咸陽(yáng)經(jīng)緯公司對外追收債權糾紛一案,不服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(2020)陜民終574號民事判決,向本院申請再審。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進(jìn)行了審查,現已審查終結。


南洋公司申請再審稱(chēng),一、原審判決認定事實(shí)錯誤,本案的拍賣(mài)屬于司法拍賣(mài),原審判決認定為非司法拍賣(mài)是錯誤的。原審判決認定過(guò)戶(hù)過(guò)程中一切稅費由買(mǎi)受人承擔錯誤,《競買(mǎi)公告》中“一切稅費”是指按照稅收法律法規的規定,明確應由買(mǎi)受人繳納的稅款和辦理過(guò)戶(hù)的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要求買(mǎi)受人支付的相關(guān)費用。


二、有新證據足以推翻原審判決關(guān)于《競買(mǎi)公告》第六條及《競價(jià)須知》第八條第二款內容明確具體、不存在任何歧義的認定。南洋公司申請再審提交的新證據“淘寶網(wǎng)拍賣(mài)網(wǎng)站上[第一次拍賣(mài)](破)西安市曲江新區芙蓉南路北側5棟1單元一層10101號房產(chǎn)拍賣(mài)競買(mǎi)公告和拍賣(mài)須知”可以證明,本案咸陽(yáng)經(jīng)緯公司破產(chǎn)財產(chǎn)在淘寶網(wǎng)站上關(guān)于拍賣(mài)稅費承擔的規定是不清楚、不明確的,原審判決認定本案《競買(mǎi)公告》和《競價(jià)須知》是明確的,明顯錯誤。


三、原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。依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》的規定,咸陽(yáng)經(jīng)緯公司訴請的稅費應由其自行承擔。國家稅務(wù)總局于2020年10月19日公布的“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(huì )議第8471號建議的答復”中明確了拍賣(mài)處置不動(dòng)產(chǎn)稅費依法由買(mǎi)賣(mài)雙方各自負擔。《最高人民法院關(guān)于人民法院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若干問(wèn)題的規定》中也明確因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本身形成的稅費,應當依照相關(guān)法律、行政法規的規定,由相應主體承擔,沒(méi)有規定或者規定不明的,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法律原則和案件實(shí)際情況確定稅費承擔相關(guān)主體、數額。本案拍賣(mài)所產(chǎn)生的稅費依照法律規定執行,案涉稅費應由咸陽(yáng)經(jīng)緯公司繳納。


四、南洋公司與西部產(chǎn)權交易所有限責任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西部產(chǎn)權交易所)工作人員的微信記錄及《關(guān)于協(xié)咸陽(yáng)經(jīng)緯紡織機械有限公司破產(chǎn)財產(chǎn)公告中稅費承擔條款效力的說(shuō)明》能夠證明,原審判決認為拍賣(mài)組織者西部產(chǎn)權交易所不是財產(chǎn)處分人,其無(wú)權對表意非常明確的文字作出解釋是錯誤的。綜上,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》第二百條第一項、第二項、第六項的規定,申請再審。


咸陽(yáng)經(jīng)緯公司提交意見(jiàn)稱(chēng),一、本案系破產(chǎn)管理人實(shí)施的破產(chǎn)財產(chǎn)拍賣(mài),本案拍賣(mài)使用淘寶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是債權人會(huì )議通過(guò)《破產(chǎn)財產(chǎn)變價(jià)方案》決定的,并非人民法院決定,本案拍賣(mài)不屬于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。《最高人民法院關(guān)于人民法院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若干問(wèn)題的規定》不適用于本案。


二、案涉《競買(mǎi)公告》《競價(jià)須知》的內容具體明確,南洋公司提供的“淘寶網(wǎng)拍賣(mài)網(wǎng)站上[第一次拍賣(mài)](破)西安市曲江新區芙蓉南路北側5棟1單元一層10101號房產(chǎn)拍賣(mài)競買(mǎi)公告和拍賣(mài)須知”不構成新證據,無(wú)法推翻原審判決。


三、西部產(chǎn)權交易所只是一個(gè)中介機構,不是拍賣(mài)財產(chǎn)的所有權人,西部產(chǎn)權交易所及其工作人員均無(wú)權對《競買(mǎi)公告》《競價(jià)須知》表意非常明確的文字作出解釋。


四、我國稅收管理法律法規并不干涉民事主體之間關(guān)于稅費實(shí)際承擔的約定。南洋公司參與競買(mǎi)并成功競拍,應受《競買(mǎi)公告》《競價(jià)須知》的約束,理應承擔相應稅費。綜上,請求駁回南洋公司的再審申請。


本院經(jīng)審查認為,本案為申請再審案件,應當圍繞南洋公司的申請再審理由,對本案原審判決是否存在其主張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》第二百條第一項、第二項、第六項規定的情形進(jìn)行審查。


南洋公司申請再審時(shí)向本院提交的“淘寶網(wǎng)拍賣(mài)網(wǎng)站上[第一次拍賣(mài)](破)西安市曲江新區芙蓉南路北側5棟1單元一層10101號房產(chǎn)拍賣(mài)競買(mǎi)公告和拍賣(mài)須知”系另案中的拍賣(mài)公告和須知,與本案無(wú)關(guān)聯(lián)性,不屬于足以推翻原審判決的新證據。


《最高人民法院關(guān)于人民法院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若干問(wèn)題的規定》第一條規定:“本規定所稱(chēng)的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,是指人民法院依法通過(guò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拍賣(mài)平臺,以網(wǎng)絡(luò )電子競價(jià)方式公開(kāi)處置財產(chǎn)的行為!本案拍賣(mài)財產(chǎn)系咸陽(yáng)經(jīng)緯公司破產(chǎn)程序中需要依法處分的財產(chǎn),陜西省咸陽(yáng)市中級人民法院是依據債權人請求對外進(jìn)行的委托,不是人民法院強制處分財產(chǎn)的行為,原審判決認定案涉拍賣(mài)并非司法強制拍賣(mài),并無(wú)不當。案涉《競買(mǎi)公告》第六條規定,標的物過(guò)戶(hù)登記手續由買(mǎi)受人自行辦理,破產(chǎn)管理人協(xié)助,過(guò)戶(hù)過(guò)程所涉及的一切稅費由買(mǎi)受人承擔。案涉《競價(jià)須知》第八條第二款規定,處置人及破產(chǎn)管理人不承擔任何費用,標的物過(guò)戶(hù)所涉及的一切稅費由買(mǎi)受人承擔。南洋公司對于案涉《競買(mǎi)公告》《競價(jià)須知》的內容是知悉的。我國稅收管理法律法規對于各種稅收明確規定了納稅義務(wù)人,但并未禁止納稅義務(wù)人與合同相對人約定稅款繳納。原審判決認定《競買(mǎi)公告》《競價(jià)須知》系對不特定競拍參與人作出的,南洋公司參與競買(mǎi),《競買(mǎi)公告》和《競價(jià)須知》對其應具有約束力,案涉拍賣(mài)稅款及資金占用費由南洋公司承擔,依據充分,適用法律正確。西部產(chǎn)權交易所不是財產(chǎn)處分權人,原審判決認定其無(wú)權對表意非常明確的文字作出解釋?zhuān)酂o(wú)不當。


綜上,南洋公司的再審申請不符合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》第二百條第一項、第二項、第六項規定的情形。本院依照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》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、《最高人民法院關(guān)于適用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〉的解釋》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款之規定,裁定如下:駁回咸陽(yáng)南洋房地產(chǎn)開(kāi)發(fā)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。


國稅總局與法院之間的博弈


國稅總局在給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(huì )議第8471號建議的回復原文是這樣的:


您提到:建議取消不動(dòng)產(chǎn)司法拍賣(mài)公告中由買(mǎi)方承擔稅費的轉嫁條款,統一改為“稅費各自承擔”。


對此,國稅總局表示,您提出的拍賣(mài)不動(dòng)產(chǎn)的稅費按照規定由“買(mǎi)賣(mài)雙方各自負擔”的建議,是一種較為合理的做法。我局和最高人民法院贊同您關(guān)于稅費承擔方面的建議,最高人民法院將進(jìn)一步向各級法院提出工作要求:


一是要求各級法院盡最大可能完善拍賣(mài)公告內容,充分、全面向買(mǎi)受人披露標的物瑕疵等各方面情況,包括以顯著(zhù)提示方式明確稅費的種類(lèi)、稅率、金額等;


二是要求各級法院嚴格落實(shí)司法解釋關(guān)于稅費依法由相應主體承擔的規定,嚴格禁止在拍賣(mài)公告中要求買(mǎi)受人概括承擔全部稅費,以提升拍賣(mài)實(shí)效,更好地維護各方當事人合法權益。


某法拍平臺相關(guān)負責人表示,這其實(shí)是稅務(wù)局和法院之間的一個(gè)博弈,最終要看兩者之間如何溝通并達成共識,退一步講,法院很可能將稅費加到起拍價(jià)中。


京東拍賣(mài)表示,作為平臺方,會(huì )不斷加強與法院的溝通聯(lián)系、按照法院要求積極配合各級人民法院提供完善的拍賣(mài)公告內容,供法院參考。

 
打印本頁(yè)   關(guān)閉本頁(yè)
 
泰州光明會(huì )計師事務(wù)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
地址:江蘇省泰州市姜堰區羅塘東路208#403室  電話(huà):0523-88230290  傳真:0523-88217198  網(wǎng)址:www.dongguanshengke.cn
蘇ICP備19043158號-1  管理登錄  網(wǎng)站建設:智搜網(wǎng)絡(luò )